武汉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昆仑九歌第十六章痴念林惊变

来源: 分类:历史 查看:2次 时间:2019年12月11日

昆仑九歌 第十六章 痴念林惊变

看着鹿引歌认真的眼神,又看看那前方黑压压的密林,夜既明吞了口吐沫

自己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全是因为陈胜楠虽然自己并不能帮什么忙,但是夜既明也必须走一趟,这也算是…..某种对陈胜楠的补偿吧

夜既明眼神透露出前所未有的坚定,沉声道:“走吧”鹿引歌手插着腰站立,像模特儿一样修长的双腿随意一站都显得韵味十足她看着他,眼神发亮,轻轻一笑

“怎么了”夜既明看到鹿引歌的反应,脸又红了

“没怎么,刚才你有一丢丢帅”丢下夜既明,鹿引歌向前方走去看着她高挑完美的背影,夜既明嘴角上翘,心里面不住回味她的话

二人向痴念林深处走去

……

走进这痴念林,有那么一瞬间夜既明感到了后悔这森林中的树木太过高大,原本就被棱格勒谷遮得没多少的天空更是没有丝毫阳光能穿透头顶上的枝叶此地又泛着迷雾,不打开手电几乎就像黑夜一般脚下是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树根,不仔细看,就好像无数条巨蛇横尸脚下,走起来十分费劲

时不时地,夜既明总感觉有人在背后叫他,远处影影绰绰、恍恍惚惚地,总感觉迷雾里有人影耳边时刻都响着不知哪里来的诡异歌声、撕心裂肺的哭声、咆哮声,时远时近,仿佛什么东西就潜藏在夜既明身边,随时准备向他发难

如此惊悚之经历,夜既明从来没体验过他紧张得手心里全是汗寸步不离、老老实实地跟在鹿引歌身后

鹿引歌倒是不慌不忙,开口说道:“痴念林是利用了人的心魔业障,只要你记得这一切都是幻觉,就会平安无事”

她站定,双手迅速结法印,口中轻吐夜既明完全听不懂的晦涩远古字节,随后轻喝:“万灾消灭天清明,显”伸手向天一指,瞬间,她的指间散发出耀眼的光

白光像是有生命一般,在鹿引歌指间跃动了一会儿,便化成千万条奇异光点飞散四周,星星点点,攀附在树上、枝叶间,仿佛千万只流萤飞舞,时明时暗,淡淡地空灵微光将迷雾幻化成青烟,照亮了四周

夜既明看着点点好似流萤般飞舞飘落的光点,一时间竟然心生悲悯

萤火虫的一生绚烂华丽,追寻着另外一点星光,但那终究也只是刹那芳华

人生在世,究其一生追寻另一个孤独的灵魂,百年后,或忍蚀骨相思之苦道一声别来无恙,或挥泪满巾,踟蹰惜此生无缘相守,从此相念不相见不正像着萤火虫那样,傻得可怜

“鹿儿,能不能教教我

”夜既明浅笑着看着四周绚丽的景象,全然忘记自己身处在可怖的痴念林中,而自己刚刚开口,竟然叫了她鹿儿

鹿引歌微微一怔,随即说道:“有机会再说,赶紧走”

在鹿引歌仙术的帮助下,四周那诡异的声音消失了四周虽然不算亮亮堂堂,但是有了光源,夜既明多少感到了些许的安全

不由分说,二人继续向痴念林深处前行

过了没多久,脚下的什么东西卡住了夜既明的左脚,他瞬间身体失去平衡,向前扑倒,吃了一嘴的土,肚子被树根隔得生疼

低声咒骂一句,夜既明回头一看,却发现卡住他左脚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一节腐朽、布满污泥的灰黄色人类臂骨

夜既明瞬间脑门发炸,汗毛倒竖,赶紧默念阿弥陀佛,迅速爬了起来,想要往前赶去

可是就在此时,右前方一个奇怪的红色光源吸引了夜既明的注意,他放慢了脚步

那个红色光源在迷雾中隐隐绰绰,灵异怪奇,像是大雾天气中的红灯,十分诡谲恐怖但是夜既明却丝毫感觉不到,相反,他感受到了十分熟悉的气息

仿佛着了魔似得,夜既明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迈开沉重的步伐,缓慢地走了过去

他的脚步已经不受控制,身体僵硬地前行,越接近,心中就涌现起复杂的情感悲切、痛苦占据了心头不知不觉,眼泪肆意地流了出来,夜既明也不知是为何,但是心中那无尽的痛苦就像汹涌的海水那样将他淹没

穿过透着红光的迷雾,夜既明看到了诡异可怖的一幕

一个高大、健壮,身穿黑色的长袍的人,脸上带着一个黑色的、刻有金色瑰丽花纹的奇怪面具,静默地伫立在一片静谧诡异的水面之上

他周身黑气萦绕,面具后露出的眼睛里溢满着鲜血,虽然黑袍人沉默不语,但是深深地悲伤已经从眼底混合着鲜血流出

黑袍人脚下浓雾弥漫,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躺着一具尸体夜既明看不清那具尸体的脸,但是从身材判断,应该是个女子

夜既明看到黑袍人,仿佛是看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感觉十分熟悉,他颓然坐到地上,眼神空洞地盯着那个人

发出诡异红光的,正是那人手中的长剑长剑布满血纹,造型古朴又怪异夜既明盯着那剑,莫名的恐惧和心痛涌上心头

那个高大的黑袍人缓缓抬起左手,摘下了自己的面具

他嘴里轻轻吐出几个字语速缓慢又刻骨

一面囚心骨难销,

望穿天涯人不回

时间仿佛被放慢了几百倍,夜既明的瞳孔逐渐放大,露出难以置信和深深地恐惧,倒映出黑袍人的面容

一面囚心

那面具之下的脸,正是他自己

穿着黑袍的、和自己一模样的男子眼神冰冷至极,提剑一个闪身出现在夜既明面前,伸手一把掐住夜既明的脖子,单手就将夜既明提了起来

夜既明瞬间感到痛苦至极,双脚在空中乱蹬,大脑充血,眼球鼓胀难受,无法呼吸

黑袍的自己力气奇大无比,夜既明根本无法撼动他的手,不消片刻,夜既明便感到眼冒金星,四肢发麻黑袍人脚下的水面开始沸腾,化为巨量的血海,腥臭无比

“夜既明”

就在此时,一声熟悉地暴喝从空中传来,四周的树木瞬间被突如其来的烈焰燃烧殆尽,迷雾被烈焰产生的飓风吹尽,是凤,凤从天而降!

夜既明瞬间感到身上一松,四周景象瞬间消失,四周的声音由小变大,逐渐恢复正常,这里变回了痴念林他随即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双手正掐着自己的脖子,痛苦的挣扎着,鹿引歌在一旁心急如焚地摇晃着他

见他清醒,鹿引歌激动地一把抱住他,焦急无比地说:“吓死我了,怎么你的魔障我破解不了”

夜既明剧烈第咳嗽着,摆摆手,表示自己说不出话鹿引歌松开他,他轻轻躺在地上,缓了好一阵,才算是平复下来

鹿引歌拿出水,夜既明狂灌几大口

“怎么回事?我第一次遇见你这种……这么深的魔障”鹿引歌皱着眉头,眼睛里满是内疚和担心,仿佛在责怪自己

夜既明摆摆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他心里十分清楚,自己这魔障不同于一般人,绵延了千年的执念和仇恨,不是一般仙术所能破开的

夜既明想要谢谢凤如果不是他,自己肯定就死翘翘了,鹿引歌根本救不了自己但是凤却静悄悄地,什么也没说是刚刚那个人的原因吗凤知道他是谁吗

夜既明想起在太虚空间内凤与凰斗嘴的内容那人和自己一模样,想必就是镜曈了镜曈还有一个身份,就是重魂至于这重魂是何方神圣,为什么镜曈要更名改姓,暂且不追究,只是听凤、凰描述,镜曈必定是个善良温柔的大义之人,为何会化作这般戾气冲天的样子

想必刚刚遇见的就是镜曈化身成为重魂后的样子夜既明想起了太虚空间内的女子,她该如何解释?夜既明头疼欲裂,不愿再多想

鹿引歌看到他痛苦的样子,心里焦急无比

“喂,你还好吗?”

夜既明点点头,鹿引歌叹了口气犹豫着想要说声对不起

此时,林中深处一点白光突然大盛,慢慢接近了二人鹿引歌察觉到后迅速站了起来,用脚踢了一下夜既明

夜既明抬头看向前方,辨识了好久,才发现那是什么东西正在慢慢接近

那白光中的事物仿佛一位翩翩君子,步履优雅,夜既明眯起眼睛

是昨夜的那只白泽

巴彦淖尔治疗精索静脉曲张方法

吕梁治疗前列腺囊肿费用

盐城治疗白癜风医院

广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最好的看妇科的医院
山西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
猜你喜欢